2020欧冠盘口

当前位置 行政复议决定书公开
袁某不服湖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答复案行政复议决定书(湖政复决字〔2019〕39号)
发布时间: 2019-06-30阅读: 字体: 【

                                                                        湖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
                                                                                                                湖政复决字〔2019〕39号
  申请人袁某。
  被申请人湖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本机关于2019年5月5日收到申请人袁某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不服被申请人于2019年3月14日对其作出的答复。5月10日,本机关依法受理。被申请人在收到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后十日内提交了行政复议答复书。经对申请人的主张、被申请人答复意见及在案证据等进行审查,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 其于1974年12月入伍,87年10月转业,市人事局分配其至市某公司,某公司分配其至南浔某厂工作。1992年11月厂方向二轻局打了报告,报告称: 市二轻人事科,兹有本厂职工袁某同志,1974年12月应征入伍,1987年12月从部队转业进入本厂工作,今年6月与厂方签订停薪留职协议,至今未向厂方交纳管理费。现按协议规定给予袁某同志除名处理,特此报告。这张报告是无效的,一是事实不真,申请人没有与厂方订过停薪留职协议,二是二轻公司没有批复。因申请人为军转干部,厂方没有权力除名。有下列文件规定,国发〔1975〕170号文件明确规定,“军队转业到企业的干部,事业单位的均为国家干部。”〔1980〕6号文件规定:“转业干部为国家干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办公厅联合下发〔1983〕26号文件明确指出,“军转企业干部均为国家干部,应统一由人事部门管理,其政治和生活待遇,应同当地干部一视同仁。”2010年12月,恢复军转干部身份后,申请人享受了军转企业干部补贴和慰问费,也买了17年的社保养老金。2011年7月申请人办理退休时,工作人员要其买军龄,其又买了14年军龄,花费4.2万元,军转处领导答应,买军龄的4.2万元分四年退还给申请人。第一年拿补助1万元,之后就没有。综上,理由如下: 1.人社局复函的两个文件本身没有错,但不适应申请人。第一个文件〔1995〕221号只是省劳动厅的一个计算连续工龄的一个通知。军龄视作工龄是全国性的文件,两个文件的权威性不能相比,应该响应全国的文件。2.第2个文件《关于解决未参保企业退休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基本养老保障等遗留问题的实施意见》,浙人社发〔2011〕221号文件,申请人已交社保17年,执行了这个文件,到申请人2011年7月退休时交费31年多,拿退休工资才1462元/月。3.申请人在2011年7月退休前,已经恢复了军转干部身份。一个正常的军转干部退休应该带军龄。4.一个军转企业干部是响应国家号召才到企业去的,在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况下被除名。
  为证明其主张,申请人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身份证复印件、湖州市南浔某总厂报告、转业军人证明书、退休证、转账凭证、税收通用完税证。
  被申请人称: 其于2019年3月14日作出的答复,内容明确,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是完全正确的。申请人的复议申请,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申请人所提出的复议请求及理由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请求复议机关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或复议请求。申请人就本案所涉事宜已经于2014年7月13日向被申请人信访投诉,被申请人于2014年8月23日就申请人的信访事宜,作出《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该《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就申请人所提出的缴费年限与连续工龄认定以及养老金待遇事项进行了明确的答复。申请人信访提出其退休证记载参加工作时间与缴费年限不一致、养老金待遇偏低和参加历史遗留问题人员补缴程序等问题。经核实,申请人于1974年12月至1987年11月期间部队服役,1987年12月转业进入南浔某厂,1992年11月被单位除名。2012年4月17日,申请人依据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2011年7月28日发布的《关于解决未参保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基本养老保障遗留问题的实施意见》(浙人社发[2011]221号),提出要求补缴1974年12月至1987年11月期间的养老医疗保险,并填报《部分离开单位职工参加职工基本养老(医疗)保险申报审批表(除名、自动离职等人员填写)》,被申请人审核后认为申请人属于可以补缴的人员范围,补缴年限属于因除名原因离开单位而不能计算连续工龄的工作年限范围,申请符合政策规定,据此于2012年4月19日作出同意申请补缴的决定。申请人为此办理了历史遗留人员补中断缴费年限,并补缴156个月养老保险金,补缴金额为42007.68元。依据申请人的退休申报材料及补缴数额,社保经办机构依法对申请人的基本养老金予以核定,经核定,原告基础性养老金、过渡性调节金的缴费年限均核定为31.9167年,过渡性养老金至97年底缴费年限核定为5.3333年,参加工作时间核定为1992年9月1日,最终核定基本养老金金额为1462.62元,并于2011年8月开始计发。依据1994年12月1日,原劳动部办公厅发布《关于除名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劳办发〔1994〕376号)。该复函规定,由于违反劳动纪律受到除名处理的职工,除名前的连续工龄与重新就业后的工作时间,可以合并计算为连续工龄。1995年4月22日,原劳动部办公厅发布《对<关于除名职工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请示>的复函》(劳办发〔1995〕104号)。该复函第3条规定:关于除名职工连续工龄计算时效的溯及力问题。被申请人认为,应将各地实行职工个人缴纳养老保险费的时间,作为除名职工计算连续工龄的起始时间。1995年11月22日,原浙江省劳动厅下发《关于企业部分职工连续工龄与缴费年限计算问题的通知》(浙劳险〔1995〕221号)明确规定:职工由于违反劳动纪律被除名的,其连续工龄和缴费年限按下列办法处理: 1.在实行职工个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制度之前被除名的,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连续工龄。2.在实行职工个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制度后被除名的,除名职工个人缴纳养老保险费的时间,可与重新参加工作后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连续工龄,其实际缴费年限也可以合并计算。可见,该通知不仅仅是依据上位法而制定,也没有违背上位法(劳办发〔1995〕104号等)的规定。我市市区固定制职工实行养老保险个人缴费的时间为1992年9月,因此申请人的连续工龄起始时间认定为1992年9月。正常情况下,职工参加工作时间与连续工龄起始时间应该一致,但因申请人被单位除名,造成两者客观差别,故申请人退休证中“参加工作时间”栏是指其连续工龄起始计算时间。同时经被申请人核查,申请人养老金待遇由基础养老金、个人账户养老金、过渡性养老金和过渡性调节金及养老金补贴组成,退休当年养老金标准为1462.70元(不含社区综合补贴150元),经2012-2014年养老金待遇调整后标准为2312元(不含社区综合补贴150元),上述养老金待遇项目计算无误。被申请人认为,依据上述事实,被申请人及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关于申请人的缴费年限与连续工龄认定及养老金待遇的核定没有任何违法之处,申请人所提出的复议请求及理由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另外,申请人于2014年7月就本案所涉事宜已经向被申请人信访投诉,被申请人于2014年8月23日就申请人的信访事宜已作出《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该《意见书》就申请人所提出的缴费年限与连续工龄认定、养老金待遇计算、以及参加历史遗留问题人员补缴程序等事项进行了明确答复。申请人在收到该答复后,并没有提出复查申请。申请人当时也没有对上述所涉及的问题另行提起复议或诉讼。申请人于2019年2月14日就上述同样的问题再次向申请人提出信访,2019年3月14日被申请人给申请人的答复,实际系重复答复。可见,申请人本次申请复议的事项是对被申请人的信访答复进行复议,并且与其之前已经被答复的信访事项是相同的问题。对此,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针对相关信访答复提起复议或诉讼,不符合受案范围,依法也不应予以立案受理,已立案受理的应予驳回复议申请。最后,申请人是依据《关于解决未参保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基本养老保障等遗留问题的实施意见》(浙人社发〔2011〕221号)的规定,于2012年4月17日申请要求补缴养老医疗保险费,经被申请人审核其视同缴费年限及补缴比例后,申请人同意补缴并核对确认养老金待遇后于2011年8月开始领取养老金的。可见,申请人办理补缴养老保险费时,对其因除名而导致军龄不能计算为连续工龄的结果已经完全知情,并且也是在知情的情况下办理并补缴养老保险费用,其对此并无任何异议。其即使事后有异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九条规定的60日的法定申请期限,也应当在法定期限内申请行政复议。但无论是以其办理补缴养老保险费的时间起算,亦或以其办理补缴后领取养老金待遇的时间起算,其对缴费年限、连续工龄认定或养老金待遇有异议,申请人均未在法律规定的60日的法定申请期限内向复议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其现在提起复议申请已完全超过法定申请期限。因此,依法也应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综上,被申请人关于申请人提出连续工龄与缴费年限、养老金待遇等问题所作出的答复,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是完全正确的。申请人的复议申请,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申请人所提出的复议请求和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本不能成立。因此,恳请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或复议请求。
  为证明其主张,被申请人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信访申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部分离开单位职工参加职工基本养老(医疗)保险申报审批表、退休申请书、养老保险手册、个人历年缴费表、退休(退职)人员基本养老金核对表、关于退休工资计算有误及十四年军龄要求或自行交费的纠错报告、答复、关于除名职工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劳办发〔1994〕376号)、对“关于除名职工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问题的请示”的复函(劳办发〔1995〕104号)、关于企业部分职工连续工龄与缴费年限计算问题的通知(浙劳险〔1995〕221号)、关于解决未参保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基本养老保障等遗留问题的实施意见(浙人社发〔2011〕221号)等。
  经审理查明: 申请人袁某于1974年12月至1987年11月期间在部队服役,1987年12月转业进入南浔某厂。1992年11月南浔某总厂向二轻人教科提出报告,称按协议规定给予袁某除名处理。2011年7月申请人提起退休申请。2012年5月,申请人补缴156个月养老保险金。经被申请人核定,申请人的基本养老金金额为每月1462.62元,于2011年8月开始计发。2012年6月14日,申请人在退休(退职)人员基本养老金核定表上签字,对参加工作时间、缴费年限、养老金认定金额等情况予以确认。
  2014年7月13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出申请,反映其退休证上填写的参加工作时间、退休金核算的金额有误,并多交42000.68元的情况。被申请人于同年8月23日对该申请作出信访答复,对申请人提出的问题作出解释答复。2019年2月14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交《关于退休工资计算有误及十四年军龄要求或自行交费的纠错报告》,反映申请人购买军龄、退休工资偏少的情况。被申请人收到该《报告》后,于2019年3月14日作出涉案答复,对申请人的养老保险缴费年限、养老金待遇等情况进行了说明。
  证明以上事实的证据有: 信访申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部分离开单位职工参加职工基本养老(医疗)保险申报审批表、退休申请书、养老保险手册、个人历年缴费表、退休(退职)人员基本养老金核对表、关于退休工资计算有误及十四年军龄要求或自行交费的纠错报告、答复、关于除名职工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劳办发〔1994〕376号)、对“关于除名职工重新参加工作后工龄计算问题的请示”的复函(劳办发〔1995〕104号)、关于企业部分职工连续工龄与缴费年限计算问题的通知(浙劳险〔1995〕221号)、关于解决未参保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及其他相关人员基本养老保障等遗留问题的实施意见(浙人社发〔2011〕221号)等。
  本机关认为: 本案的审理重点在于,湖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9年3月14日作出的答复是否属于具体行政行为的范畴,即申请人提起的行政复议申请是否属于行政复议的受理范围。
  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条的规定,行政复议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而向复议机关提起的。行政复议的对象应是行政机关作出的,对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产生影响的行政行为。本案中,申请人于2019年2月14日向被申请人提交的《关于退休工资计算有误及十四年军龄要求或自行交费的纠错报告》实际上是对申请人退休工资偏少等情况的反映,《报告》中反映的内容与2014年7月13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所提交的申请内容基本一致。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再次作出答复的行为,对申请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影响。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九条规定了行政复议的申请期限为申请人自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60日内。本案申请人于2011年7月办理退休,于2012年5月24日补缴156个月养老保险金后,于2012年6月14日对养老金待遇等情况予以确认,并于2011年8月开始计发。申请人未在知道自己养老金待遇后的60日内提起行政复议,直至2019年提起,显然已经超过法定期限。综上,申请人于2019年2月14日对其退休金待遇问题向被申请人提出异议的行为应属于信访反映行为,被申请人对此于2019年3月14日作出的答复属于信访答复行为,该答复应受《信访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调整,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的范围。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驳回申请人袁某的行政复议申请。
  申请人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收到行政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湖州市人民政府
                                                                                                      2019年7月8日

2020欧冠盘口_欧冠赔率竞猜【安全可靠】 世博APP 天博体育注册 环球体育 凯发体育 bob娱乐官网 天博体育app KOK官网 日博体育 日博体育 bob娱乐网站